海外华裔证和承认出生国籍难在哪?

海外华裔证和承认出生国籍难在哪?

矫海涛



获得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德国、中国、阿根廷、挪威、西班牙、芬兰、奥地利、丹麦、新西兰、瑞典、南非、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世界各地3818位同胞签名支持的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送达中国高层后,致公党在两会期间又提出建议,颁发海外华人华侨特别身份证。美国愈百华人社团随即呼应支持颁发海外华裔身份证。就在海内外同胞热切盼望国家侨务新政之际,国侨办3月16日通过中国新闻社表态,将继续把海外同胞当作外国人对待,降低中国“绿卡”条件等。

显而易见,国侨办根本没有考虑颁发海外华人华侨身份证,更没有考虑修改极左国籍法,恢复承认海外同胞的祖国国籍,只是拿一个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对待的中国“绿卡”来搪塞海内外呼声。国侨办如此冠冕堂皇地蔑视海内外民意,坚持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的立场没有丝毫改变,不仅又寒了五千万海内外同胞的心,也给了中国民主党派、有识之士和海外华人社团一闷棍。

国侨办为何令海内外同胞再次心寒?是因为五千万海外同胞没有话语权,可以任意愚弄吗?应该不会这样简单。颁发海外华裔证和修改国籍法承认海外同胞出生国籍,到底难在哪里?在此,本人开诚布公,提出以下看法,供公众参考。



一、主管部门年刮海外同胞回家买路签证费愈十亿美金既得利益难舍



全球各地五千万海外同胞,每年至少有五分之一回国探亲、经商、工作、学习等,签证总量不下于1000万个。现在,每个赴中国签证收费标准,英国为180英镑,美国为140美元,加拿大为80加元(含签证中心30加元手续费),澳大利亚为60澳元,总平均每个签证收费超过100美元,乘1000万人次,粗略一算,每年总计仅海外同胞回家买路签证费就超过10亿美元,70亿人民币。如果加上数以百万计的纯老外到中国旅游、商务、学习、工作签证等,更是一笔大收入。这个囤满真金白银的黑洞,自然会使无数贪官利令智昏。毫无疑问,主管部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刮侨办”。世界上所有文明国家的侨务部门,都对海外同胞回国免签,敞开国门热情欢迎归来,唯独中国不同。中国侨办刮侨的能量,令各国侨务部门望尘莫及。一年超过10亿美元,70亿人民币,到底有多少上缴了国库,有多少被利益均沾团伙分配,有多少“小”金库钵满盆盈,有多少假公济私中饱了私囊,有多少被官商勾结曲线瓜分,有多少成了见不得人的“机要费”,根据中国官场已经曝光审判的腐败案例推测,极难排除存在严重贪腐的可能性。

不言而喻,1980年“两个凡是”派主政末期,由侨务外事部门炮制,人大出台的不承认海外同胞祖国国籍的极左国籍法,已经成了侨务外事部门盘剥折腾海外同胞的尚方宝剑,使海外同胞成了他们的摇钱树。改革国籍法,颁发海外华人华侨身份证,早已不是理论问题,而是海外同胞、民族利益与侨务外事部门的既得利益冲突问题。坐而论道,争论承认还是不承认双重国籍,快二十年过去了,国侨办也没有拿出一个国籍法修正案,再讨论已经变得毫无实际意义了。不是拿不出来,说穿了,就是不想改。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集思广益,绕开双重国籍,取得重大原则突破,条条利国利民,提供了坚实的民意基础,主管部门楞是不理不睬。为什幺死活不肯承认五千万海外同胞的祖国国籍?归根到底,无非就是因为一旦承认了海外同胞的祖国国籍,侨务外交系统每年就少了10多亿美元的雪花银,十几年就是天文数字。官财一身,官商勾结,无本万利,这些都是现行中国侨务体制的弊端。天高皇帝远,一个个驻外机构,象世外桃源般的水帘洞,里面水有多深,鱼有多肥,外面是看不清的。正因为如此,某些侨老爷把80版极左国籍法当财神爷供奉,巴不得拿中国护照的侨胞越少越好,最好侨胞全变成了外国人,摇钱树才能摇出更多的真金白银。如果国家不彻查,不革掉其庞大的既得利益,指望这样的主管部门替五千万海外同胞说话,为民族复兴着想,一个字:难!

二、主管部门文革和封建余毒太深极左思维积重难返



国家侨务外事部门,是文革极左思维和封建余毒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重灾区,几十年来习惯于把工作对象视为统战对象和敌对势力加以歧视防范。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前,由于中国还不是联合国合法政府,不承认海外同胞的中国国籍,实际是不承认中华民国国籍,把海外持民国护照的族群同胞全部推出去,尚不难理解;但是,80年代后,把“两个凡是”派主政末期出台的极左国籍法奉为至宝,继续不承认入籍他国海外同胞的祖国国籍,把改革开放后从大陆移民海外的同胞视为外国人,就令世人不可思议。把海归当“假洋鬼子”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把入籍他国看作是叛国的时代,也早已经过去了。现在,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国家的侨务部门象中国一样,坚持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当搜刮敛财对象,处心积虑地歧视愚弄海外同胞。

文革下乡插队听说这样一件事。一个村里土生土长的孩子,大了去城里读书,毕业留在城里工作。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还在村里。村里受灾了,村长,那时候叫革委会主任,背地里人称“黄霸天”,派人找他捐钱,带去话说,你小子不能忘本。年轻人就自己省吃俭用,能捐多少捐多少,把积蓄差不多全捐了,血浓于水嘛,怎幺也不能让村里父老乡亲说自己忘本。可是,当他回家过年时,黄霸天就派人守在村口,对他说,你小子不是村里人,是城里人了,想进村可以,先交一百块买路钱;想多待几天也行,再交二百块长住费。年轻人火了,问,凭啥不让俺回家?凭啥俺要交买路钱?凭啥不让俺在家随便住?黄霸天说,就凭俺是村长,俺说了算,俺说你小子是村里人,你就不是城里人。俺说你小子是城里人,你就不是村里人。俺让你交钱,你就得交钱。俺准你住几天,你只能住几天,多住一天也要罚款,有种你小子就再也别回来。

如果说,黄霸天后来黄粱一梦,做了侨务高官,未免有些夸张。不过,看看如今一年搜括愈10亿美元海外同胞回家买路钱的拦路虎,的确感觉似曾相识,黄霸天是小巫见大巫了。

把五千万海外同胞这个庞大的族群排斥在祖国之外,不把海外同胞的呼声当回事,更不把海外同胞当作侨胞来服务,导致中国侨务和广大海外同胞始终处于油和水不相融状态,怨声载道,失道寡助,不得人心,严重影响了国家的海外形象,早已到了必须拨乱反正彻底整治的时候。主管部门文革和封建余毒不清,极左思维不改,颁发海外华裔证,承认出生国籍,一个字:难!

三、侨务高官缺乏现代意识不尊重海外同胞基本的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权利



数千年来,中华民族被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害苦了。不是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不拥护党就是反党;不是坚持四项原则,就是否定四项原则;不是爱国,就是叛国等等。多年来,呼吁修改国籍法,也陷入了不承认双重国籍就是承认双重国籍的误区,似乎除了不承认双重国籍或者承认双重国籍,没有更开放、灵活、务实的办法。

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最大的贡献,就是跳出了双重国籍争论的两个牛角尖,完全回避了不承认双重国籍或者承认双重国籍这个形而上学假命题。随着海内外公众广泛的参与,人们发现,问题根本不在于不承认双重国籍,或者承认双重国籍,而在于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实践中不承认哪一个。不承认海外同胞与生俱来的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只承认外国国籍,是中国现行国籍法最大的问题。外国国籍,不存在需要中国承认或不承认的问题。剩下的就是,放弃还是保留出生国籍,不能由国家替海外同胞作主一刀切,只能由海外同胞根据所在国的情况,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自主决定。



出生国籍、华裔身份是中国出生国民与国家、民族的自然血缘归属关系。诚如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第二条规定所言:“拥有中国国籍是中国公民与生俱来不可被剥夺的神圣权利”。用通俗的话来说,一个人的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既不能由国民自己选择,也不能由国家和民族选择。如同出生的孩子,不能由自己选择父母,也不能由父母选择孩子一样,其自然血缘归属关系,是不能人为改变的客观存在。因此,出生国籍和族裔身份,是一个超越党派政见、超越宗教信仰、超越意识形态,甚至超越一般法律的自然族裔血缘关系和国家归属关系。在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上,每个人的权利都是与生俱来的,平等的,无法改变不可被剥夺的。海外同胞的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是任何政治、法律、宗教、意识形态、社会制度都必须面对承认的客观事实。生为中国人,永远是中国人,这一客观事实,是无法改变也不能改变的。

修改国籍法和颁发海外华裔身份证,其实并不难。经过这幺多年的酝酿,只要认真抓紧,两个月完全可以搞定正式修正案,汇签完《国务院关于颁发海外华裔身份证的实施办法》。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从发起到送中央高层,全球华人社会广泛参与支持,集思广益,五易其稿,这幺大的民间民意工程,前后仅用了一个半月,大量的宣传、文字修改、信息综合、统计汇总等工作,只用了一个义工,没用一分钱公款。国侨办作为国家侨务权威主管部门,机构庞大,人员众多,经费雄厚,这幺多年却拿不出来一个字的修正案,不觉得汗颜,愧对国家俸禄、民族重托、天下厚望吗?

问题难就难在主管部门顶住不办。一提到国家应该承认海外同胞的中国国籍和华裔身份,就有侨务高官抬出东南亚排华,让天下华人感觉中国国籍就是鬼符,海外同胞一旦有了中国国籍,就会大难临头。还有侨务高官振振有词地声称,不承认海外同胞的中国国籍,是为了海外同胞好,如果海外同胞有中国国籍,会让所在国怀疑华裔的忠诚,影响了融入当地社会,云云。外国政府还没怀疑华裔的忠诚,中国的侨务高官却已经替人家分忧了。这种诚心诚意驱赶五千万海外同胞变成外国人的侨务高官,不仅让人产生时空错乱的感觉。人们不能不感到困惑,清末办洋务的李鸿章也不至于如此媚外,如今中国的侨务高官到底怎幺了,在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做侨务,为谁的利益在做侨务。

五千万海外同胞,是民族复兴的伟大力量。时至今日,依然把中国国籍看作是鬼符,而不是海外同胞的护身符,践踏海外同胞与生俱来的国籍权利意愿,主张把五千万海外同胞的国籍归属,自动放弃给外国,是最大的丧权辱国言论。极力维护1980年“两个凡是”派主政末期出台的极左国籍法,拒绝恢复承认海外同胞的祖国国籍,坚持把五千万海外同胞自动割弃给外国,听见海外同胞要求恢复承认与生俱来的中国国籍和华裔身份,就心惊肉跳,一味鼓励海外同胞老老实实做外国人,不要再想做中国人,是出卖民族利益最大的汉奸行为。非常遗憾,这些就是当今中国侨务外事腐败官僚的公开言行和心态。

四、国家最高领导人未亲自过问替海外同胞主持公道



或许是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太忙了,没有时间为海外同胞主持公道。如果有国家最高领导人亲自痛批国侨办漠视海内外民意,坚持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对待,用中国“绿卡”愚弄海外同胞,问题早解决了。但愿有哪位国家最高领导人能够体察民意,早下决心,彻底改组国侨办,改革侨务工作,责令主管部门限期提出国籍法修正案,限期出台海外华人华侨身份证实施办法或条例,扭转侨务不得人心的被动局面,才真的可以看见希望。在此之前,所有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不甘心被剥夺出生国籍做外国人的海外同胞,只能好自为之,以身为中国人申办适用于外国人的中国“绿卡”为耻辱,坚决拒绝申办中国“绿卡”,避免被愚弄人格、国格。除非海内外同胞万众一心,抵制把发给外国人的中国“绿卡”强加给海外龙的传人,颁发海外华人华侨身份证,修改国籍法才有可能被列入日程。



五、海外中文媒体影响力受限未公开揭露贪腐民间舆论压力不够



海外中文媒体在推动国家国籍法改革,反映海外同胞民意,为国家和民族复兴献计献策方面,具有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国内应该进一步放开海外中文媒体的准入,打破主管部门对海外舆论的限制。不久前,海外同胞要求修改国籍法,恢复承认祖国国籍和华裔身份,轰轰烈烈地提交海外民间版国籍法修正案,这样大的动作举措,国内主流官方媒体只字不敢报道,足可见主管部门的官威霸道。不得不承认,海外同胞对恢复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没有话语权。尽管如此,海内外同胞还是要充分利用中文传媒,特别是社交网络,宣扬公理权利。贪腐的政府主管官员不代表祖国。有必要进一步公开曝光侨务外交系统的贪污腐败,诸如互相攀比兴建豪宅,扩建总领事官邸,公款迎来送往、公吃公喝,与在华人社群中坑蒙拐骗的所谓“侨领”沆瀣一气鱼肉百姓,不断提高海外同胞回国探亲收费、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盘剥折腾花样翻新等等。凡了解侨务外事机构贪污腐败内幕的,应仗义执言,公之于众,为民除害。在国家没有整改侨务之前,正派的海内外同胞均应与贪腐不义的侨务外交官员保持距离,拒绝参与侨务外事机构举办的活动,不捧场,不与其合影、握手、吃吃喝喝、迎来送往、逢场作戏,直至侨务外事系统改革见到成效,将海外同胞视为中国人为止。

如果所有努力都不能触动主管部门改弦易辙,最后的办法,大概只有一个,就是向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举报国侨办,呼吁天下所有支持颁发海外华人华侨身份证的海内外同胞、民主党派、华人社团,都来向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信,举报国侨办贪腐渎职,公器敛财,鱼肉海外同胞,歧视海外族群,践踏海外华裔同胞权利,共同抵制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对待的中国“绿卡”,要求尽快颁发海外华裔身份证,修改国籍法,承认海外同胞的出生祖国国籍。两个月内国侨办如果依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我行我素,不干正事,海内外同胞恐怕别无选择。当雪片般的举报信飞进胡锦涛、温家宝办公室,会发生什幺举世瞩目的“戏剧性”变化,到时候就知道了。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亲爱的海内外骨肉同胞们,尽早结束海内外、海峡两岸人为的族群割裂分离,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中华儿女地不分海内海外,人不分男女老少,万众一心共同努力。本人始终坚信,五千万海外同胞维护出生国籍和华裔身份的神圣权利,要求回归祖国民族怀抱,是不可抗拒的时代大潮。“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即便主管部门既得利益者见利忘义,继续坚持把海外同胞当外国人,也挡不了多久,迟早会被冲得落花流水。不得海内外人心,任何大权在握的拦路虎最终都会成为纸老虎。为了维护贪腐既得利益,存心将海外同胞当做外国人对待者,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晚必自取民族败类之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