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日,四国国际安全环境对比

关于中国所处的国家环境是好还是坏,笔者在系列文章的上篇已经从历史维度做出过详细分析,在得出中国正处于自中共执政以来国际环境最有利时期的结论的同时,也指出了可能导致局势向相反方向演变的风险因素,即不可预测的中美关系如果走向失控可能给中国的国际安全环境带来的极大被动。本文承接上文,以全球几个主要国家为参照系,进一步横向对比分析中国所处的国际安全环境。

首先拿来对比的是俄罗斯。因为不久前的乌克兰危机,俄罗斯总统普京抓住机会,干脆利索的吞并了克里米亚。后,普京又在边境做出进攻分裂东乌克兰的军事佯动,并以此为筹码和乌克兰当局及美、欧等国展开谈判,策略性地把原本属于核心议题的克里米亚被裁割吞并的问题藏在了政治底层,并将美欧等国在制裁俄罗斯上的利益分歧呈现得淋漓尽致。现在,普京只要从边境撤军,承诺不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独立,美欧和乌克兰当局就感激不尽,“欲求其中,先求其上”的中国智慧,被普京总统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尽管如此,我们看俄罗斯的外部环境,也绝对不是莺歌燕舞。西边,以美国为首的军事组织北约已经把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到靠近俄罗斯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边界,新成立的乌克兰当局随时有倒向美欧的可能,作为传统经济政治重心的俄罗斯西部,已经完全失去战略纵深,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形成了短兵相接之势。

再者,普京和奥巴马关系冷淡人尽皆知,俄罗斯和欧盟主要国家的关系,也仅仅是因为欧盟对俄罗斯的能源需求才勉强说得过去。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才刚刚启动,已经触礁的美俄、欧俄关系,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信奉基督教的欧美和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在亨廷顿这样的温和派学者看来,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明,再加上西方对俄罗斯历史上形成的政治冷血印象,俄罗斯与欧美的未来关系走势会可想而知。

把目光转到东边,俄罗斯和日本的关系,即从属于美俄关系,又具有向前发展的天然阻力。在美俄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作为美国跟班的日本根本不可能和俄罗斯构筑什幺良好的双边关系,日俄在北方四岛上的争端,更是发展双边关系的绊脚石。以俄罗斯人对土地的嗜好和北方四岛的重要战略价值,别说一起归还北方四岛,就是归还在叶利钦时期谈过归还的两个小岛,都完全没有可能。而对日本来说,要的却是全部归还四岛,因为日本的民意压力,任何一个日本政治家或政党都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否则就会被选民彻底抛弃。这就意味着俄日关系只能是不冷不热的一般关系,而且双边的领土争吵还会时断时续。

拿来和中国做参照的第二个国家就是日本。和中国相比,日本现在的国际环境才是真正的焦头烂额。中日关系自不必说,韩日关系、朝日关系和中日关系相比也好不到哪里。日本和朝鲜半岛两国因为日本的侵略历史和慰安妇等原因,外交关系陷入谷底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整个日本的周边,从俄罗斯到中国,从朝鲜到韩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和日本称得上是真正的战略伙伴关系。整个日本的外交轴心被美国在太平洋远端离岸搓动,只能拼命向南拉拢东盟以遏制中国,但是在东盟各国眼里,却只有中美两个大国才是决定西太平洋格局的终极因素,日本的拉拢即破坏不了中国和东盟的关系,也改变不了自身在东亚的“孤家寡人”处境,更改变不了东盟各国在中美两国间的投机性心态。

在“中日伐交”上不遗余力的日本只能向南亚、非洲、欧洲等用力,试图开辟双方伐交的“远方战场”,在这些地区孤立中国或降低中国的影响力,但是这些努力到底有多大用处,恐怕连安倍晋三首相自己也没有底气。在日本的整个外交体系中,唯有正实施“亚太再平衡”策略的美国才算交心。但是美国对日本也是边用边防,在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并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的同时,在侵略历史和慰安妇问题上,美国都屡次对日本提出批评,另外在发展核武器一事上,美国对日本也不放心。日本所处的国际环境到底怎样,这样和中国一比想必就一清二楚。

美国是第三个拿来和中国进行参照的国家。毫无疑问,和中国相比,美国的外部环境会更有利,世界上绝大部分资本主义体系的国家,都是美国在政治或军事上的盟友,在中东、非洲、亚洲、拉美等地,美国也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但是,美国的外部环境有三个非常明显的缺陷,一个是存在不少政治死敌,如被美国成为流氓国家的朝鲜、伊朗、古巴,以及对美国心存不满的一些南美和中东国家;二是基地组织等恐怖主义势力视美国为邪恶势力;三是美国的影响力因为自身实力的相对衰落正呈现出加速下滑轨迹。

奥巴马总统在西点军校提出美国要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并且说美国不行,别的国家也不行,这个豪言壮语其实恰巧暴漏了总统先生的心虚。因为美国实力的相对衰落和中俄两国的崛起复苏,冷战结束后形成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格局正在加速重组。在美国实力一极独大的情况下,盟国对美国会言听计从,但是一旦美国衰落成为趋势,那幺这些所谓的盟友也会纷生离意。最近以来,欧盟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和美国出现分歧,以及日本在TPP和历史问题上毫不让步,都已经露出了趋势苗头。

在分析完俄罗斯、日本、美国三国的外部环境后,我们再看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正像笔者在前文所述,在周边国家关系上,中国和除了日本、越南、菲律宾之外,和其他所有周边国家关系都非常融洽,其中中韩关系和中俄关系,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也因为双方领导层的重视而呈现越来越多的积极因素。

和发展中国家关系上,中国正借助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G20平台、金砖国家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中阿合作论坛、中非合作论坛、亚信峰会等多个多边国际组织构建稳固的双边或多边关系。在大国关系上,中国和欧盟关系发展稳定,和俄罗斯是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美国正致力于构筑“新型大国关系”。虽然中美关系在执行层面存在着越来越多的不和谐对抗性因素,但所幸至少在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展到类似历史上的战略对立地步。更重要的是中国发展所呈现的上升态势和美日等国都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就为中国构筑更有利于自身的国家安全环境奠定了信心。

通过以上系统分析,我们能很清楚的看到,即便在横向对比的视域,中国的外部安全环境也具有非常明显的相对优势。只要中国能抓住这些机遇,充分发挥本国优势,在外交上不出现大的策略性方向性失误,在和周边国家搞好关系的同时,又能妥善处理与发展中国家和大国关系,并注意把握好和美国战略博弈的“度”,那幺中国的外部安全环境,就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本文摘自东网,作者牛白羽为中美政治学者,更多分析评论见:东网牛白羽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