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民主,谁不要民主

无言登西楼博的小议民主,其实议得不小,涉及的许多方面都给人启示。多年以来,我看了各种关于民主的言论,包括赞成的和反对的,体会到一条,一个人是否接受民主理念,最终取决于他要什幺。有一部前苏联的畅销小说,名字叫“你到底要什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要的是更多的权力,更大的势力,更鼓的腰包,那幺不能要民主,要民主反而碍事。贪图权势金钱的人很多,所以民主也不是人人都想要的,因此听到大量的负面评价也不奇怪。那幺谁想要民主呢?只是一些心存平等要求的人,这些人可能是知识分子,也可能是平民,他们对一部分人过分霸道,一部分人太受欺榨看不下去,他们要一个公道的世界。总的来讲,这部分人很少。特别是社会贫富差距加大,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中间阶层很小的时候,极富和极穷的人都不要民主。极富的想维持霸权,极穷的想重新洗牌,民主反而是累赘。有人以为,共产党起家的时候是要民主的,现在不要了。这只是表面看到的事实,深入下去就会看到一些不同。共产党的成员是来自多方面的,不同利益的人在里面都有代表。要民主的人在党内的一直都有,但是都服从于政治目标,有时候影响大一些,有时候小一些,有时候没有影响。党在延安时期主要是利用民主旗帜来吸引全国青年;在内战时期,利用民主打败了蒋介石;在文革中,利用民主清除了不同政治派别。所以,这种为政治目标服务的民主,其实是一个幌子,没有实质内容,把人们都迷惑了,结果搞得大家都对民主很反感。文革以后,共产党对政治目标再也不如过去有兴趣,把兴趣转向经济建设。这个变化很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但是也许没有人意识到,搞经济比搞政治更需要民主,而且是真正的民主,不是幌子的民主。经济活动要按照规律,按照协议做事情,不能像搞政治一样,想怎幺搞就怎幺搞。用权力和长官意志搞经济,可能会一时繁荣,但不能持续发展。这时候一个国家负责任的政治家应该考虑真正的民主,否则,社会将出现越来越多的不平衡不协调,大灾祸随时可能发生。如果没有一个政治家有民主远见,少数有民主要求的人应该及时站出来呼吁推动,向政治家们指出利害关系。如果这少数人不坚持下去,整个国家就不再有人要求民主了,大家一起等待灾祸。附无言登西楼:小议民主 国家的外交政策是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笫一作眼点,其次才是意识形态的划线,至于同文同种、宗教信仰、历史渊源感情亲疏都是兼在考虑于前二者之间。这大概是世界上大多国家制定外交决策的基点。民主制度是比较相对人性化的一种政治制度,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种制度优于它;国家选择何种制度和具体的国情政情有非常重要的关系,1947年国民党选国大代表竞选中华民国总统这一举措,据后来败退台湾的老国民党人们总结这是他们大陆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两雄争天下、鏖战正激时一方同仇敌忾万众一心、另一方他说他代表民众你说你反映民意弄得一盘散砂,今后天下究竞归属谁家一目了然。同样、苏联卫国战争如果不是共产极权制度恐怕赢不了这场战争的。 不是说中国不适应民主制度,中国应该逐步有序的进行政治改革,像司法独立、放松对与论传媒的管制、党内的差额选举、逐步扩大社会基层的民主选举的层面等等。一点点作起、不能停止要让老百姓看到民主的希望。至于开放党禁、军队国家化随着人民的民主意识提高、成熟,国家政治改革的经验积累会有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一天的。同样、关心祖国大陆政治改革的人们要多注意台湾的民主政治,它的成败在哪里?主要是教训在哪里?因为海峡两边人民的国民素质是差不多的。 政治改革不容易,中国要出雄才大略气度恢宏的领袖人物才行,如果谁能将中国平安不乱地过渡到民主政治制度中去,其人历史功勋远在毛泽东、邓小平之上,因为是他或者再加上他的继任者结束了在中国的几千年来的封建独裁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