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文革又重来

文革自1966年开始至今年已是50周年。近来在中国,关于文革的话题多了起来。这话题多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历史的惨痛记忆逢上50周年而被触发,而是许多人担忧:文革有重演的可能。

自打倒四人帮,结束文革后,中共党内对文革有一个基本的定性:文革是一场历史浩劫。而避免这种浩劫再次发生,这成了党内的一种共识。

几年前,当雄心勃勃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王力军事件而被打倒,其所主导的文革式的唱红打黑运动被胡温终结,许多人松了一口气:“中国终于避免了再次陷入文革浩劫的可能”。为什幺几年过去了,这种担忧又重新出现了?原因是近年来,一些与当年文革前和文革中相似现象又隐然出现了。

中国人有一种关于劫数的观念,所谓劫数,是一种注定论,意指某一灾难的发生难以避免。如果说当年的文革是一种历史劫难的话,那幺,三十年后,倘若一个曾经声势不小、咄咄逼人的薄熙来在政治舞台上的消失,仍然不能阻止文革式的事物回潮,则人们会问:莫非这是一种劫数?在改革开放之初,文革虽然被定性为动乱和浩劫,但出于执政合法性的考量,和某些政治忌讳,文革的影响和流毒并没有被彻底清算。而原有体制和意识形态对“长在红旗下”的几代人,特别是对文革一代人的“熏陶”,使一些人在幼时被灌输形成的思维观念,尽管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而没有多少实质改变。人们的担忧不是没有缘由的:在政治传承上,你可以绕过一个薄熙来,又如何能绕过那实际上是无法绕过的,具有类似生活经历、成长背景和观念意识的同一代人或同一个群体呢?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从文革时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善。在政治方面,虽然中国的政治制度仍然维持一党执政,但是与过去相比,废除终身制,实行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崇拜,这终归体现了一种政治进步。在人民的言论自由方面,也有了较大的空间。

多年来,对于老百姓那种“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现象,当局虽然颇有微词,但基本上还是容忍的。而这一现象可以存在,这本身就表明了一种在改革开放以前的三十年中,未曾有过的经济改善和政治开明的社会状况:从最高领袖号召老百姓“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到碗里有肉吃,这表明了经济生活的提升;从中共党员张志新因“反动言论”,而遭割喉,到人们可以骂娘,抱怨当局,这表明了一种政治上的宽容和当局的政治自信。

当三十年来,人们享受着改革开放的成果,对这一切习以为常时,他们忽然发现,不能再随便骂娘“妄议”了。某名人因私人聚会上对已故领袖不敬,被人揭发,而被“严肃处理”。某商人因说了几句关于媒体性质的个人之见,便遭到文革式的狂批。一班曾经在媒体上活跃的大V意见领袖,忽然间消失收声了。而在文艺,舆论等领域,文革式的口号和提法又出现了。三十年来,除已故领袖外,未曾见过的领袖肖像、领袖像章和指名道姓的领袖颂歌又忽然出现了。新闻媒体的头条,又几乎都是关于最高领袖的新闻或指示。这一切让许多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有文革重来的迹象。

文革之所以发生,个人崇拜是一个重要原因。古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谓“所好”,并非一定要明说或暗示,不去制止,等于默许,自然会被人当成所好。从文革结束直到不久前的三十多年中,之所以未出现明显的个人崇拜的现象,不是因为在有数千年皇权历史的中国,忽然间在这段时间中,党内和社会中没有了趋炎附势的抬轿者,而是当局者终归能够有所节制,而没有让其抬头。尽管人们可能对这一段时期中,当局在社会治理的某些方面的缺失有所抱怨,但无论如何,在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能够在个人崇拜方面有所节制,仅此至少也是值得肯定的。而近年来个人崇拜之风重新抬头,这不免让人担心,如果任由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则文革结束后,那种体现政治开明的、党内几代领导相沿遵守的政治规矩和党内共识 - 废除终身制,实行集体领导,都有被颠覆的可能,而曾经导致历史灾难的、被废除的终身制和不受制约的个人专断可能再次降临中国。

由邓小平所开创的,并在过去三十多年中被推行的改革开放路线,虽然并非完美无缺,甚至产生了许多问题,但其在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实行开明政治、废除终身制,反对个人崇拜,放宽人民自由方面所做的努力是应当肯定的,其历史功绩是第一位的。

三十年来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如贫富差别,贪污腐化等弊病,固然应当加以解决。但是解决的办法不是回归过去,不是从曾经导致历史浩劫的思想武库中寻找旧式的理论武器,或者是从传统的皇权文化中,通过神化一位圣明君主,来解决今日的问题。而应当是向前看,汲取当代文明的成果,寻找新的解决思路。

退一步说,在今日之中国,纵然不讲向前看,不谈政治体制改革,不谈“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而只讲中国国情,那幺至少应当维护文革后党内形成的共识,维护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成果,坚持改革开放的路线,警惕那些曾导致文革的现象死灰复燃,防止类似文革的历史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