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生在北大:我们这样看六四

如我这代接近九零后的台湾学生,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听到六四。

老师用的形容词惊悚如战争片,机关枪和坦克车等等,那时候开始对岸的“中国政府”对台湾学生而言烙上了难以抹灭的“反人权印记”,这样的印象甚至让部分(或是不少)台湾年轻人成为“天然独”。

这样的印象伴随着我到大学,大陆在经济层面大大改变了,我想许多台湾人都知道,但对大陆政府的印象没有什幺什改变,人民富裕了,但政府还是那个拿着武器对准人民的威权。

你们知道六四吗?

一开始到北京大学,台湾学生之间会传那种无聊的玩笑“你知道吗?据说住北大宿舍会被监听喔!”

“真的吗?为什幺?”

“哎,过去的历史你也知道的。”

由于北大这个环境相对自由开放许多,曾偷问过同学,喂你们知道六四吗?九零后的几个同学理所当然地回答,知道啊。

同学们对于六四的说法,不像台湾同学那样只有“镇压”,会有更详细的背景内容,因为胡耀邦去逝,学生们自发举行吊唁活动,后来演变为要求要民主的学运,不只是学生,也有民众参与了,然后……

然后,最敏感的那部分,大家有默契地“带过去”。

有同学说六四的背景很复杂,那时台湾也在争民主,时代潮流如此,可能或多或少有其他势力介入,但不该让年轻人牺牲;有同学说,不管怎样,许多年轻人是受害者,她从前出国当交换生时曾去图书馆查过数据,有阴谋论的、有单纯“镇压”论的,她不在那个时代,难以评判。

我曾以为大陆年轻人并不知道六四,但或许是在这个学校的缘故,同学们不仅知道,也有各自的意见,“不会不知道的,在这个时代,就算不翻墙也会听到一些事情,课本上不会有,同学们不太谈,但长大后,多少都知道。”

忘记六四?其实没有

研一的暑假前,六月四日当天,校园内没有什幺人公开谈论,但微信朋友圈上,会有一些信息,比如“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你们懂的。”

正如私下谈论的时候那样,大家会避开敏感词,如今的北大学生在六四当天,没有“六四”,没有“武器”,有的是“你懂我也懂”的隐密,“不要忘记这天”有同学这样发。

如今的北大学生,多数人不再用那幺“洒热血”的方式看大陆政治,慢慢地改进、慢慢地变好,因为中国政治要从历史的纵向去看,一下子变成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不可能,政治改革复杂冗长,不能只是单纯地喊口号,这些我身边的北大人在面对大陆政治的态度。

这个与六四息息相关的地方,同学们对于六四的说法多少有点保守,但难以忘记,因为他们也是学生,当时不论是参加者还是受难者,与我的同学,几乎是差不多的年纪。

不要忘记六四,这不是口号,而是不要忘记历史、不要忘记年轻人有让社会更好的责任。

六四过去了20多年,如今的中国大陆变化了许多,台湾及世界都在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期许大陆政府,也重新思考、认识六四,“只要拖久了,就能遗忘”是个妄想,因为每到六四,各国媒体都会大做文章,如今的网络世代,难以“被屏蔽”。

六四过去了,但许多北大人还是没有忘记,对于六四的“真相”虽然众说纷纭,但年轻人,仍期望看见一个更开放、更勇于面对历史的中国。